足彩310报纸

昂首闊步向未來——寫在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之際

發布時間:2019-03-28 09:57:19 責編:馬強 來源:新華網

【導語】:今年藏歷新年第一天,家住西藏林芝市巴宜區的87歲老人達吉,和往年一樣接到新年的第一桶水。從舊時代走過來的她,無比珍惜當下的幸福生活,期盼這幸福像流水一樣綿延悠長。

新華社記者 多吉占堆 張宸

今年藏歷新年第一天,家住西藏林芝市巴宜區的87歲老人達吉,和往年一樣接到新年的第一桶水。從舊時代走過來的她,無比珍惜當下的幸福生活,期盼這幸福像流水一樣綿延悠長。

1959年,西藏進行了影響深遠的民主改革,雪域高原告別舊制度邁入歷史新紀元。像達吉老人一樣的百萬農奴,在這場改革中得到徹底解放,沐浴著新時代的溫暖陽光,成為自己命運的主人。

參加“民族情 雪域行”活動的民族團結形象代表在布達拉宮廣場合影(2012年9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覺果 攝

民主改革:歷史洪流不可阻擋

歷史的腳步邁進20世紀中葉時,奴隸制已徹底為現代文明社會所唾棄。而在西藏,還有百萬農奴在封建農奴制度下戴著沉重的枷鎖。

1959年之前,占西藏總人口不足5%的農奴主占有著絕大部分生產資料,壟斷著物質財富,而占人口95%以上的農奴沒有生產資料和人身自由,掙扎在極端貧困的悲慘境地中。

“活永遠干不完,飯永遠吃不飽。”為了填飽肚子,達吉要租地種糧,收成要分一半出去,每年底需借糧度日。“喝酥油茶就放一塊酥油在茶杯邊上,吹到一邊喝一點點,很長時間再喝都有酥油的味道。”

“阿爸登增啦!請你對我講,我未見一粒糧,怎么變成千斗債,這樣的苦,這樣的恨,何日見青天……”這首西藏民主改革前流傳的歌謠,真切地道出了廣大農奴的心聲。當時,幾乎所有的農民都是終身負債的農奴,有的人幾輩子也還不清。拉薩墨竹工卡農奴次仁的祖父借了1400斤糧食,僅利息就還了18年,他父親接著還了40年,他接著父親又還了19年,可領主說他們還欠280萬斤。

農奴們承擔最苦的勞作,卻只有最廉價的生命:舊西藏法典規定,上等上級的人如王子等,其命價為與其身體等重的黃金;而下等下級的人,其命價為一根草繩。農奴主占據農奴的人身,把農奴視為私有財產隨意進行買賣、轉讓、贈送、抵押或交換,動輒實施斷手、割耳等酷刑。

“宗教勢力在政教合一制度下惡性膨脹,消耗了大量人力資源和絕大部分物質財富,禁錮著人們的思想。”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王小彬說,“當時,達賴喇嘛既掌握著農奴今生的生殺予奪大權,還從思想上掌握著他們‘來生’的命運,既是西藏的統治者,又是最大的農奴主。”

長期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統治極大地抑制了社會生產力發展,使西藏社會日益走向沒落和衰敗。到20世紀中葉,廣大農牧區的農奴反抗和逃亡事件逐年增多,許多原先村落繁盛的地區變得荒涼頹敗,封建農奴制在不可阻擋的歷史進程中走向末路。

“封建農奴制度是西藏社會走向現代化的最大障礙,實現現代化必須推翻整個封建農奴制度。繁重的經濟剝削,讓西藏不可能產生新興的產業、新興的經濟,廣大生產者既沒有這種自由,也沒有這種可能。”王小彬說。

川藏鐵路拉林段藏木特大橋成功合龍(2018年9月28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記者 普布扎西 攝

早在20世紀50年代初解放軍進藏時,西藏廣大人民要求進行民主改革的心情就十分迫切。他們哭訴所受的痛苦,焦灼地打聽:“噶廈和反動貴族把我們害苦了,什么時候開始改革?”拉薩的65名農民聯名給達賴寫信:我們都是種地的農民,比任何人都更焦急地盼望實行改革。連一些上層貴族都說,照老樣子下去,過不了多久,農奴死光了,貴族也活不成,整個社會就將毀滅。

1959年3月10日,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層反動集團為了維護腐朽的封建農奴制,在國外反動勢力的支持下,悍然發動武裝叛亂,被堅決予以平息。當年3月28日,國務院下令解散了壓迫西藏人民數百年的西藏地方政府及其所屬的軍隊、法庭和監獄,廢止了舊西藏法典及其野蠻刑罰,隨后宣布解放百萬農奴。

“放到整個人類文明的歷史進程中,西藏民主改革帶來的農奴解放,比十八世紀美國廢除黑奴對世界的影響更大。”中國藏學研究中心歷史研究所所長張云說,“相較歐美資產階級的人權斗爭,西藏徹底解放農奴,廢除封建農奴主的土地所有制,廢除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充分體現了實現和維護人權的廣泛性、徹底性和完整性,為世界廢奴做出了史詩般的貢獻,這是世界人權史上的巨大進步。”

制度更迭:百萬農奴翻身作主人

民主改革拉開了西藏波瀾壯闊的發展序幕。

這一年,百萬農奴分到了土地、農具等生產資料,他們站在屬于自己的土地上徹夜狂歡,在熊熊的篝火上點燃地契和債約,在無垠的大地上載歌載舞,放聲歌唱。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采訪中,提到民主改革,99歲的巴珠老人忍不住哼唱起這首歌曲。分到了田地、農具和房屋后,巴珠老人當年就結了婚,靠自己的雙手過上了不再忍饑挨餓的生活。

“如果說廢除封建農奴制讓西藏的人民得到了新生,將生產資料平分給農奴,則最大限度喚醒了這片土地上人民的生產熱情。”西藏大學西藏經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圖登克珠說。

剛分到土地時,因為小孩多,達吉只能在天亮之前把家務活干完,打理好小孩的吃穿,天亮之后再去干農活。雖然連軸轉特別累,但老人說自己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越干越有勁,越干越開心”。“我現在還留著當時的土地證。”達吉老人說,“那是我們幸福生活的開端。”

今年70歲的山南市克松社區群眾多吉,分到土地后,每年都要看春耕的第一犁。“每次看到土地翻滾,我就仿佛看到了青稞麥浪。”多吉說,“這種靠雙手填飽肚子的踏實感,讓人格外幸福。”

拉薩市林周縣農民喜收青稞(2018年9月3日攝)。新華社記者 普布扎西 攝

生活在新制度下的人們,被新生的熱情催化出無窮的創造力,推動社會不斷向前。

民主改革后不久,年僅25歲的次仁卓嘎成為一名藏毯編織工人。“民主改革前,女性社會上沒有地位。”次仁卓嘎說,“我當上編織工人后,無比珍惜這份工作,決心一定要干出樣子來。”憑著這份激情,次仁卓嘎后來成為拉薩市城關區地毯廠廠長,將原有的20余種傳統藏毯圖案擴展至幾百種,帶動廠子增收數十倍。

過去由官家、貴族、寺廟上層僧侶壟斷的受教育權,也進入尋常人家,昔日的農奴和他們的后代中,一批博士、碩士、科學家、工程師等脫穎而出,很多人成為西藏各行業的佼佼者。

1960年,農奴后代貢布成為中國第一個登上珠峰的藏族人;1986年,農奴后代格勒成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個藏族博士;2017年,西藏培養的首批4名博士研究生從西藏大學畢業……60年來,曾經的農奴和他們的后代,沐浴著民主改革的春風,在新社會靠著自己的努力和奮斗,徹底改變命運。

拉薩市特殊教育學校的拉姆次仁老師在給學生上課(2018年5月18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民主改革讓廣大農奴站起來獲得人身自由,為社會主義建設奠定了基礎。

1965年,西藏自治區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拉薩召開,翻身農奴第一次獲得了平等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拉開了農奴成為國家治理參與者的序幕。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實行,從制度上保障了西藏人民平等參與管理國家事務的政治權利和發展權利,喚醒了各族人民團結一致、集中智慧搞建設的熱情。

“我的父親是農奴,民主改革后成為西藏第一屆人大代表。”今年73歲的巴桑羅布和父親、弟弟都是人大代表,他至今仍還保留著父親的代表證。“我和父親一起在別人家打工時,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能參與到國家治理中。只有在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主義國家,我們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歷史跨越:雪域高原滄桑巨變

六十年間,國家在西藏累計投入1萬多億元實施了800多個重點建設項目,青藏鐵路等一批重點工程建成投入使用,西藏與內地的距離不再遙遠;建起學前教育、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成人教育、特殊教育等完整的現代教育體系,青壯年文盲率下降到0.52%;生活水平不斷提高、醫療條件不斷改善、社保體系不斷完善,人均預期壽命提高至68.2歲……

西藏自治區實驗幼兒園的小朋友在表演節目(2017年6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晉美多吉 攝

封閉、保守、落后的舊西藏,飛速躍遷至21世紀的現代文明社會。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治國必治邊,治邊先穩藏”的重要論述。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西藏各項事業進入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時期。

如今的西藏,黨員干部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干部群眾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團結、進取。

“我承諾打掃本組道路的衛生”“我承諾團結周圍鄰居”“我承諾帶領車隊外出務工賺錢”“我承諾幫助維修自來水管”……在阿里地區普蘭縣赤德村委會黨支部書記次旺歐珠的辦公室里,一面貼有村內黨員承諾書的墻壁格外顯眼。多年前,赤德村全體黨員定下了一個規矩:所有黨員都要在每年初親手寫下對群眾的承諾,力所能及地為群眾服務。

“作為黨員,無論是不是干部,都有責任為群眾辦實事。”次旺歐珠說,“十多年來,村里沒有一名黨員失信,每個人每年都能超額完成年初的承諾。有很多群眾深受感染,主動申請要加入黨的大家庭。”

西藏山南市乃東區村民在開耕儀式上(3月16日攝)。 新華社記者 覺果 攝

如今的西藏,先進生產觀念落地生根,雪域高原正迎來更高質量的發展。

2016年,拉薩市曲水縣流轉土地,建起凈土健康產業園,通過集中授課、田間實訓等方式,使兩百多名農牧民群眾系統掌握了玫瑰、薰衣草等經濟花木種植技術,很多農民華麗轉身變成了產業工人。

才納鄉才納村建檔立卡群眾米瑪,因年齡大無法外出務工,一度只能靠喂牛、種青稞生活。在技術人員幫助下,他逐漸掌握了各類經濟作物的種植方法,說服妻子將家里的土地全部流轉,在園區上了班。“我們倆每年僅工資收入就有八萬元。”米瑪說。

作為全國第一批農村改革實驗區,曲水縣還在探索土地改革。群眾將土地承包經營權抵押后,就能容易貸到款,既可以做些小本生意,又可以投入再生產。“國家政策好,我們有底氣進行探索,有信心走出一條高質量發展道路。”曲水縣副縣長侯靜華說。

西藏山南貢嘎縣杰德秀鎮的強巴開著自家車(2018年11月26日攝)。新華社記者 普布扎西 攝

如今的西藏,正朝著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穩步邁進。

位于金沙江邊的三巖片區是深度貧困地區,很多群眾一度過著“三塊石頭支口鍋”的貧窮生活。脫貧攻堅實施后,針對當地“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現狀,政府將群眾搬到了林芝、拉薩等較低海拔地區。“房子寬敞明亮,住起來很舒適。”去年11月份搬到拉薩的原貢覺縣雄松鄉群眾次仁多吉說,“搬到新家之后,我開了間茶館,每天都有幾百元收入,對未來的生活很有信心。”

在中央特殊關心和對口省市大力支持下,西藏各族人民團結奮斗,已累計減少貧困人口47.8萬。西藏全區生產總值從1959年的1.74億元增長到2018年的1477.63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增長191倍。2018年,西藏全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7萬元。

“西藏是典型的深度貧困地區,脫貧任務艱巨。”西藏自治區脫貧攻堅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曾佑志說,“為了這里的脫貧,中央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體現了對西藏人民的特殊關懷。只有在我們黨領導的社會主義體制下,才能集中力量打贏如此大規模的脫貧攻堅戰。”

這是建設中的川藏鐵路拉林段(2018年10月16日攝)。新華社記者 普布扎西 攝

春日的拉薩街頭,車水馬龍,游人如織,讓人很難想象這里曾經的貧瘠與落后。六十年,雪域高原滄桑巨變的歷史進程,讓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對明天滿懷期待。

“六十年的發展歷程,無可爭辯地證明了,只有堅持黨的領導,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西藏才能有今天的成績。”張云說,“短短幾十年,跨越上千年。西藏民主改革六十年的成就,堪稱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少數民族邊疆地區發展的樣本。”

西藏,正昂首闊步走向更加光明的未來。


版權免責申明

甘孜新聞網非原創轉載文章所含部分文字、圖片、音視頻來自互聯網,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所含文字、圖片、音視頻版權歸原作者或媒體所有。如若侵犯了你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完善著權信息或刪除處理。

相關資訊推薦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對外宣傳領導小組辦公室 蜀ICP備16010372號

技術支持:愛知世元(北京)網絡股份有限公司

足彩310报纸 菲娱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后一技巧 人人推app pt老虎机平台送体验金 逆袭分分彩计划安卓版 2019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12选5复式计算器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30个码期期必中特图 重庆开奖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