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310报纸

川藏線上的建筑和民居

發布時間:2017-01-24 15:03:42 責編: 來源:甘孜新聞網

【導語】:沿川藏線到甘孜,風景自不必說,但最讓我動心的卻是這里的藏族建筑和民居。從康定到其他縣鎮,民居樣式也略有區別。且不說農村牧區的房子和...

沿川藏線到甘孜,風景自不必說,但最讓我動心的卻是這里的藏族建筑和民居。從康定到其他縣鎮,民居樣式也略有區別。且不說農村牧區的房子和帳篷之別,農村土房與林區木房之別,即便同屬于農業地區,山地與平原亦有差別。這既體現了環境對建筑形態的制約,也有本地傳統和欣賞習慣的人為因素。這些民居一般多分為上、中、下三層:下層關牲畜、堆燃料;中層住人,兼庫房、客廳;上層則為小巧的臥室和經堂。

丹巴甲居藏寨古民居

正如一位詩人說的:“共性是有的,那就是普遍的平頂方正建筑。”無論寺院建筑、世俗建筑、農牧區建筑和城市建筑等概莫能外,只是林區建筑有斜頂,這是因為林區雨量大的緣故。在漫長的歲月中,在特殊的地理環境和人文環境下,這些輝煌的藏式建筑藝術形式,無論是城鎮、宗山、宮殿、寺院、林卡,還是莊園、貴族府邸、橋梁、民居等,在實用價值和審美價值兩方面,都構成了中國建筑藝術的重要瑰寶,散發出奪目的光彩,吸引著世人的目光。

白色建筑:那點點繁星……

藏民族是一個崇尚白色的民族。因為離太陽更近,藏民族引以自豪的美就來自太陽。在川西雪域高原的藍天下,白色被認為是最吉祥的顏色,是純潔的象征,善意的表示:白色的哈達獻給神靈,白色的右旋海螺被視為圣物,白色的石頭被置放在村野田間……無論是城市還是農牧區,人們生活中許多事物都與白色有關,喜慶時最愛用的顏色也是白色。藏族人甚至用“我的心是白色的”來表現自己誠實無欺。也因此,白色被廣泛應用到與人們生活休戚相關的建筑裝飾上,并成為建筑裝飾的主色調。

道孚民居

藏族建筑中另一個最常見的顏色為紅色。一位藏族學者說得很形象:“紅與白是藏族建筑最常見的兩種顏色,白為素色,源于奶子、酥油等;紅為葷,代表肉,推廣為牦牛等。牧民常有這樣的對話:今年白的收成如何?意為羊毛、奶子收成如何?”

從雅安到康定,從康定到其他縣鎮,一條川藏線上自然地理和風俗習慣多有不同,民居樣式也隨之千差萬別。且不說農村牧區的房子和帳篷之別,農村土房與林區木房之別,即便同屬于農業地區,山地與平原亦有不少差別。這既體現了環境對建筑形態的制約,也有本地傳統和欣賞習慣的人為因素。詩人馬麗華在談到藏區建筑時也說:“共性是有的,那就是普遍的平頂方正建筑。”無論寺院建筑、世俗建筑、農牧區建筑和城市建筑等概莫能外,只是林區建筑有斜頂,這是因為林區雨量大的緣故。

藏式房多平頂,可以說是環境的產物。高原干旱少雨,無須飛檐高頂,冬有積雪,便于打掃;最重要的是風沙大而頻繁,高屋難耐勁風。此外,平頂民房還有一個精神功能就是作為信仰的場所。房頂供奉有神靈的祭壇,有煨桑的香爐,更有家家必插的五色經幡,有的房頂平臺的圖符裝飾極為精美,把最古老的建筑樣式和最現代的建筑格調融為一體。另一個共同特點便是,一般講究一些的農村都把房子的夯土外壁刷成暗含深意的純白。這自然是典型的藏式院落了。而不太講究的半農半牧區則保持原色。白色房屋上部突出棕色材料的房檐,或漆成棕紅的裝飾帶,既勾勒出輪廓,又平添了幾多美觀。白色建筑在藏語中有個非常詩意的名字,叫“點點繁星”。

藏族傳統建筑每年都要在藏歷十至十一月中選擇一個吉日進行粉刷,年年進行,從無間斷。有的白色建筑粉刷的時間選在秋收后的藏歷九月二十二日進行,因為這一天是“降神節”,據說是釋迦牟尼去天堂與母親相會的日子,又說是釋迦牟尼探望過母親后啟程前來探視人間的日子。人們刷白了房子是為迎接佛祖的到來。藏區農村盡皆白色的村莊,的確予人以寧靜祥和的感覺。

藏區建筑外墻粉刷顏色除白色外,還有姜黃色、暗紅色、黑紅花色等。姜黃色的墻面多見于神臺、神座,民間傳說這種建筑是六世達賴喇嘛曾經夜宿過的房屋;在藏族傳統審美中紅色被視為權勢的象征,如西藏布達拉宮墻體粉刷成暗紅色與達賴喇嘛的地位身份多有聯系。墻體粉刷成暗紅色的建筑在藏族傳統民居建筑中是見不到的,只有寺廟建筑、貴族宅院建筑、政府機關建筑等是粉刷成暗紅色的,這是區別于民居建筑的特殊待遇;至于黑紅條狀交替的花色粉刷墻體則多見于西藏日喀則地區,這是受薩迦教派影響的地區出現的一種現象。沿川藏線凡信奉薩迦教派的村莊其建筑都是黑紅花色粉刷墻體,但傳統民居建筑墻體的主色調仍為白色。

門窗裝飾:盡顯藏族風情

如果條件允許,藏族民居會盡可能地裝飾凡能裝飾的一切。除了精心裝飾房屋,路上奔馳的卡車也大都被涂上五顏六色的顏料。藏居注重對門窗的裝飾,且門窗的裝飾很特別,對住所的裝飾常見的有在室內墻壁上方繪以吉祥圖案,客廳的內壁則畫藍、綠、紅三條色帶,以寓意藍天、土地和大海,或在門上繪制日月祥云圖,懸掛風馬旗,或渲染外墻、門窗,氣勢不凡。

川藏線上的民居門窗裝飾,大型農宅院的大門由門框、門楣、斗拱組成。門楣連著斗拱,斗拱多用藍、紅、綠三色彩繪,門楣上印燙金符咒,上方形成“凸”字形狀,中間留有一尺左右的空間,用木頭做框,鑲以玻璃作為佛龕,里面供奉主人喜歡的佛像或其他圣物。最頂端安放一對可消災辟邪的牦牛角;門框邊的墻體用黑漆涂繪,上窄下寬。門楣、窗楣則一律彩繪。

一般民居大門多為單扇,顏色為朱紅或烏黑。有的人家門上釘三條銅質或鐵質的裝飾片,門上繪日、月、萬字符圖案;門檐、窗檐用排列整齊的雙層排列方木從墻面上突出而成,上面掛上彩色短皺簾;門框、窗框兩側用寬約15厘米左右的黑條裝飾,窗子做成白色方格玻璃窗,二者色彩反差鮮明;門框木構件上雕飾蓮花、疊卷等圖案,這種考究的門窗裝飾使得川藏線上的民居建筑體現出藏民族獨特的審美趣味,形成川藏線上一道饒有興味的人文景觀。宗教裝飾是藏居最為醒目的標識,外墻門窗上挑出的小檐下懸紅、藍、白三色條形布幔,周圍的窗套為黑色,屋頂女兒墻的腳線及轉角部位則是紅、白、藍、黃、綠五色布條形成的“幢”。此五色分別寓示火、云、天、土、水,以此表達吉祥的愿望。

此外,鮮布也是藏式建筑門窗的重要裝飾。藏族學者安旭說:“最早的鮮布是同苯教的活動結合在一起的,傳至中世紀轉變為同喇嘛教的活動相結合,并一直延續至今。鮮布有三種:一、民居門窗上懸掛的白色鮮布;二、民居內梁上懸掛的彩色鮮布;三、寺廟殿門上懸掛的鮮布(多以白色為主,也有淺赭色的)。鮮布每年藏歷五月十五更換一次,常年懸于門窗上方,不管日曬雨淋,甚至被勁風撕破,也不摘下。”懸掛鮮布乃是藏式建筑的特殊裝飾之一,富有濃郁的藏民族特色。

藏式建筑墻體表面的處理頗為講究。農區土坯砌筑建筑墻體表面要敷上一層當地的黃泥巴作保護。耐人尋味的是,他們一般都不把墻面上的黃土敷成平滑,而是用雙手指尖在墻面上由上往下劃半圓形或弧形圖案,那圖案猶如水面上泛起的層層漣漪,墻面顯得粗糙,凹凸不平。這種有悖于正常審美選擇的處理方式反而獲得了意外的美感效果,不過,建筑工匠們最初的構想不是出于追求美,而是減弱墻體表面的黃土被雨水沖刷,因為雨水順著弧形槽溝落下去,改變了它本來的流向,這樣雨水沖刷墻面的力度就減小了,可以保護墻面。建筑裝飾也顯得實用又自然。

牛糞餅裝飾:一種無言的大美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藏區的“牛糞文化”,就是牛糞餅在建筑裝飾中的應用并產生的獨特審美效果。牛糞在藏語中稱為“久瓦”,“久瓦”是燃料的意思,與“糞、尿”沒有任何關系。過去,藏族群眾在路邊看到光滑的牛糞時會情不自禁地說“久瓦斯下扎幾都”,大意為“好一朵漂亮的黃蘑菇”,把牛糞比作“黃蘑菇”,由此可見其特殊情感。在藏區素有這樣的說法:“阿媽唐久瓦拉坐卓門”,意思是“子不嫌母丑,人不嫌牛糞臟”。“久瓦”作為農村與牧區一日三餐和取暖的燃料,已有上千年歷史,至今在牧區仍視其為最佳燃料。

新鮮的牛糞被收集起來摻和些麥稈、草屑調和,光著腳踩均勻,再貼到自家房院向陽的墻壁上,用手拍實曬干,干透以后就可以做燃料了。晾干以后的牛糞餅,不易碎且耐燒。這樣的做法不僅可以起到保護房屋的作用,在漫長而寒冷的冬季,還可以起到保暖的作用。這質樸而粗獷的裝飾風格,與雪域高原上藏族與生俱來的天性相得益彰,如此協調,如此和諧。此外,牛糞還可直接加工成牛糞磚,搭建庭院圍墻和牛羊圈,有的還碼成各式各樣的花樣,既實用又不失為一種環境裝飾藝術。此時的牛糞已不僅僅是一種可用作燃料的建筑裝飾,而完全是一種建筑材料了。

“久瓦”千百年來已熔鑄在藏族的生活中。至今不少牧區和農區在舉行婚禮、喪葬、過年、喬遷、煨桑敬神、屋檐裝飾等,都會備上“久瓦”:如舉行婚禮時,擺放一袋牛糞、一桶清水,上面各系一條潔白的哈達,象征新婚夫婦婚后生活紅紅火火,家業興旺,多子多福;過年時,男子背著“久瓦”去燒焦大年初一早上敬供的羊頭。當雄雞叫三遍時,帶著“切瑪”、糌粑去取“佩喜”(四新),其中之一就有從別人家牛棚里取“牛糞”放進自家的牛棚里,這種質樸的民俗活動意味著能招財納福。藏區的牛糞不僅僅是燃料,它還是木柴、煤炭、天然氣和其他現代燃料所替代不了的一種吉祥物,是人們的生活和信仰中不可或缺的東西,是雪域高原闊大而嚴酷的自然環境中所特有的民俗事相。過去,干牛糞儲存得多的人家在人們眼里是治家有方、勤勞和富有的象征。

在川藏路北線道孚到爐霍的路上有許多藏式民居。這些民居一般多分為上、中、下三層:下層關牲畜、堆燃料;中層住人,兼庫房、客廳;上層則為小巧的臥室和經堂。有的民居底層的外墻上涂滿了牛糞,那密密麻麻的黑褐色的牛糞與青白的石磚,再配上神圣的瑪尼堆、迎風招展的五彩經幡、終年積雪的神山、藍寶石一樣純凈的天空,看上去別有一番韻味。那是天地間的一種難以言說的大美。

華麗與樸素:居室陳設與裝飾

藏族居室一般分臥室、客廳、經堂和廚房等部分。室內陳設與裝飾如藏式建筑學者葉啟燊所言:“主次分明,重點突出。主室較為復雜而樸素,經堂偏于華麗而清幽,其余各室均較簡單。室內都不施粉刷,但有個別的經堂作雕刻裝飾;土司和喇嘛上層的經堂則會作油漆的彩畫。”藏區不論是農牧民住宅還是貴族上層府邸都有供佛的設施,經堂屬于凈地,是專門供奉神佛的,因此,一般不作他用;主室是藏族住宅中最重要的一個房間,也是功能最多的房間,其中有生活、睡眠、飲食等所需的爐灶、壁櫥、壁架、矮桌、火盆等。這些藏式家具的布置安放,早已形成一定之規。

藏族室內家具,主要有藏柜和藏桌。藏柜有擺放書籍的“比崗”,高1.1米,上方玻璃為對開門,“洽崗”(意為雙柜)則必須成對,略高于“比崗”,相連擺設在屋內正面沿墻,上面擺放佛龕。藏式桌子一般為正方形,三面鑲板。一面有兩扇門,桌腿形似狗腿。無論藏柜或藏桌,其特點均沉穩而不失活潑。四四方方的藏桌顯得沉穩,而活潑則體現在它的顏色和圖案上。

藏式家具的顏色如藏族婦女的裙子一般絢麗多彩。底色多選用紅、黃、褐三種顏色,至于圖案的顏色選配和圖案式樣就更豐富了。從圖案上看,傳統藏式家具的圖案多帶有宗教色彩,如象征吉祥、圓滿、幸福的吉祥結、妙蓮、寶傘、右旋白海螺、金輪、勝利幢、寶瓶、金魚等八吉祥圖案(俗稱“藏八寶”)。現在的圖案則融入了不少山水、花鳥等內地民眾喜好的圖案,甚至還有反映現實生活題材的,比如給西藏帶來福祉的川藏鐵路建設的圖案也開始出現在個別藏式家具中。這種與時俱進體現了他們對現代化的向往。總的說來,這些裝飾圖案色澤鮮艷,富麗堂皇。在川藏線上的藏餐館里,中式暗八仙圖案與藏式八吉祥圖案的燈籠并排掛著,表現出漢藏文化的相互影響與水乳交融。

藏族住宅的客廳、臥室、門庭和大門兩邊大都繪有各種花飾圖案。一般來說,室內墻上方四周繪三色條紋花飾,下方涂乳黃或淺綠色顏料;柱頭梁面繪有裝飾圖案;住宅大院的門廊兩壁繪有《馭虎圖》,象征預防瘟疫、招來吉祥,或畫《財神牽象圖》,畫中有行腳僧牽來載滿珍寶的大象,象征招財進寶之意。藏族普遍喜歡屋內懸掛諸如《和氣四瑞圖》《六長壽圖》《圣僧圖》之類的畫,有些人把它畫在室內墻壁或藏柜門面上。《和氣四瑞圖》乃是根據釋迦牟尼講述的故事所畫,說的是古印度有個叫嘎西繞的地方有大象、猴子、兔子、羊角雞等,它們和睦相處,地方安寧,人壽年豐。圖的周圍是綠色草地和碩果累累的果樹,象征家庭和睦祥瑞。《六長壽圖》中,銀白胡須的老翁坐在鮮花盛開的草地上,周圍繪有從懸崖傾斜而下的流水,悠閑自在的鹿、鶴以及松樹等,象征全家健康長壽。從這些吉祥的民間圖案中,不難看出漢文化對藏民族的深刻影響。

在漫長的歲月中,在特殊的地理環境和人文環境下,藏族同胞創造了眾多輝煌的建筑藝術形式,無論是城鎮、宗山、宮殿、寺院、林卡,還是莊園、貴族府邸、橋梁、民居等,各種類型的建筑均獨具特色,在實用價值和審美價值兩方面構成了中國建筑藝術的瑰寶。其濃郁的地域色彩在今天仍散發出奪目的光彩,吸引著世人的目光。

(來源:四川經濟日報 席永君/文 黃金國/圖)

相關資訊推薦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對外宣傳領導小組辦公室 蜀ICP備16010372號

技術支持:愛知世元(北京)網絡股份有限公司

足彩310报纸 威尼斯时时计划软件 超级时时彩开奖结果 最新广东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2019年特马用什么公式计算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28 云上贵州app 香港赛马会大小走势图 福利彩票开奖时间 幸运农场软件